專注一心

紀錄烘培烹飪與日常生活的的點點滴滴~

【个人向】我们为什么要黑山治

炉子:

这个太太写得太好了。这么好的山治,值得被世界温柔相待。


党和国家向你致以亲切问候:



破例做个角色分析,大概说说自己对最近剧情的想法,纯主观意见+脑洞,欢迎讨论和指正。




我们为什么要黑山治?

*

总的观点放在最前头吧,我不算喜欢最近的剧情,但大概能够理解作者想要表达的东西,也依然喜欢山治,和以前一样喜欢。
最近黑他的人似乎越来越多了,试着从黑子的角度考虑了一下,产出了这篇东西。

如有意见不合,请仔细看完再说。

*

我从来都不认为山治是个完美的人,他的缺点在这个专属于他的篇章里更是表现的淋漓尽致,我不知道这是作者的疏忽亦或故意而为之,但我相信尾田在对这个角色的刻画上真的花了很大心思,不比其他任何人差。

说说他的牺牲。

山治的牺牲其实是很老套的,老套的甚至有些圣母——只是单纯的放逐自己,去换取他人的幸福,以前是,现在也是。

刚刚出场的时候,他为了守住餐厅,让阿金把枪口对准自己,被打到半死也毫不反抗;看到独自面对大熊的索隆,第一反应也是挡在他面前,妄图牺牲自我来保全身后的伙伴们……等等等等。

幸运的是,那时有人看到他的决意、了解他的苦衷,并且能用最恰当的手段来阻止他的牺牲。而这一次,他们不在他的身边。

只能说山治的“牺牲”自始至终都没有改变,在这方面他还是个顽固不化的孩子,坚信只要放弃自己,就一定能保护好重要的人;经过了这么多年,他仍没有学会依赖别人,没有学会珍视自己,仍没有把多年前路飞对他说的“死才不是报恩”理解透彻。

大胆地猜一下他能够如此牺牲的原因,或许和他的童年生活有所联系。
他出生在一个扭曲的家庭,一个不强大就会被欺凌的地方,一个一旦“没有用处”就会被丢掉的地方。
这样的环境造就了“自我”的卑微,造就了只有“有用”才能得到“爱”的心理,也让他把来之不易的亲人与伙伴,当成了一切都重要的东西。

不得不说,这样的性格是很罕见的。
很多次和别人开玩笑,说山治的童年经历足以给任何反派洗白。从小被人蔑视,欺凌,丢弃的孩子,习惯了殴打,辱骂,囚禁的孩子,长大成人之后,很可能会选择报复,选择将自己受过的伤害加于他人,在仇恨与痛苦中自甘堕落。
而山治,却选择了用百倍的温柔,回报那些对他施以恩惠的人们。

或许童年的阴影至今仍留在他身上,让他不自觉地告诫自己——
一定要变的强大,才会被人接受;
一定要付出一切,才能不被抛弃;
一定要保护好所有人,要用性命来报偿温柔,要用牺牲来表达感恩……

从来没有得到过“爱”的他,将那份“爱”看做了比生命、比梦想还要重要的东西。

于是他习惯了付出,习惯了自己承担一切,哪怕在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之后,也没能学会索取和要求。
并非“不信任”,而是“不懂得”如何去依赖别人。

这种牺牲幼稚吗?愚蠢吗?不得不说,的确愚蠢。他不知道自己的放弃究竟意味着什么,不知道自己对于伙伴而言有多么重要,不知道这种放弃不会给任何人带去真正的幸福。
但与此同时,也伟大,大多数人都难以企及的伟大。

*

认真看过漫画的人应该都知道,这场所谓的“婚姻”对他而言意味着什么:失去自由,失去伙伴,失去梦想,如同行尸走肉一般,戴着面具度此余生。
梦中的蓝海,魂牵梦绕、只要提及便会会心微笑的All blue,比生命还重要的伙伴,就这么丢掉了,
甘心吗?
甘心啊。
因为只要这么做了,其他人就会没事了。只要他不幸,所有人就都会幸福了。
在Big mom暗示会放过其他人的时候,一直阴沉着脸的山治第一次笑了,那么开心——因为你看吧,他们都能好好离开了。
于是他把痛苦咬碎了吞进肚子里,努力还原出一个快乐的自己——只为了让lady不要为自己伤心。
像个白痴一样。

山治并非看不清形势,正相反,他比谁都清楚,即将迎接自己的是多么悲惨的未来。尽管如此,他仍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那个未来,甚至在命运被人扣上枷锁的瞬间,表现出一种大愿将成的单纯的满足。

有人将这归结于一种懦弱,怀抱着怒其不争的心理予以批判,而我却觉得,他只是选择了对他而言最好的解决方法——一种只需消费自己,便能拯救所有人的方法。
当然他也可以抗争,可以像某些人(甚至包括我自己)期待着他去做的那样,不顾一切的挣扎,反抗,在重围间杀出一条血路,像每个少年漫画里的抗争者一样,帅气的解决所有问题,带着荣耀回归团队。

但我们终究只是观众,是开着上帝视角的旁观者,我们体会不到他所背负着的东西,感受不到笼罩在他眼前的黑暗,而只会坐在电脑前,对着画面抱怨,为什么他看起来一点都不热血?为什么他不能踢飞大妈和文家的兄弟,像个真男人那样战斗?

能做到吗?
当然能啊。
毕竟他是黑足山治,是能把沙鳄耍的团团转的智将,是能够以一敌百的草帽团战斗主力,他有足够看清局势的智力,也有足够大闹一场的实力。

他当然可以反抗,可以拼尽全力打倒眼前的敌人,奋不顾身的回到伙伴们身边。
然而,之后呢?
一个不小心,便是巴拉蒂的倾覆,是灵魂般重要的双手的毁灭,是亲人与伙伴的死亡——无论哪一样,都不是他想看到的结果。
他也是人,和每个人一样,是个优点与缺点,坚强与懦弱,无谓与迷茫的矛盾的集合体——害怕受伤,也害怕失去。
所以他在徘徊中,在迷茫中,选择了最简单稳妥的方法,一个在他看来万无一失的方法,一个毫不热血,毫不主流,毫不“海贼王”的方法。
用妥协,来换取安全。

有人说他愧对路飞的告白(非感情意味),实则让伙伴陷入了更危险的境地,是一种盲目。我试着反驳,但事实似乎的确相差不多。
我不能违心的说,“我认为山治的选择是正确的的”;他也的确让路飞的劝诫落了空。
哪怕对方已经说出“没有你我就无法成为海贼王”这样的话,他仍没能做到真正相信自己的伙伴,将一切交给他们,而是又一次选择了自己承担,和以前一样,毫无成长。

但这并不代表他就永远不会成长。

*

我向来反感突兀的转折,十恶不赦的反派在主角几声大吼之后就能弃暗投明,幼稚顽固的孩子听了几句话就突然变得睿智成熟,看着过瘾,在现实中却是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。
对于山治而言也是同样。

尾田似乎并不打算把他的成长付诸于朝夕之间,他前行着,也踌躇着,像真正有血有肉的人一样,一点点克服自己的缺点,一点点长大,变得成熟。

取一个不太恰当的说法,黑子眼里的山治,总比粉丝眼中更加完美。
也正因如此,他们无法忍受他的缺陷,无法接受他的彷徨,无法原谅他的错误。

在黑子的眼里,他就该像一个上帝,一个英雄,一个扁平的伟人,只要流露出半点迷茫,走错一步路,就是十恶不赦,就该被人批判,辱骂——活该你没有达到我们的期望。

只是他们没有想过,山治从来就不是一个完人,过去不是,现在不是,将来也不会是。
我相信经历过这次事件,他一定会得到更多东西——就像当年的娜美和罗宾,就像不久前的罗。
他会试着去相信伙伴,试着去依靠他人,试着去爱自己,然后,成为一个比现在更好的人。
就像喜欢的人所期待的那样,就像讨厌他的人所不愿承认的那样。

*

再说些题外话。
我始终认为,山治是草帽海贼团里最没有野心的一个人,有时甚至显得有些无为和轻佻。

海贼王强调梦想,并赋予了大多角色为了梦想抛头颅洒热血的坚韧形象。最典型如主角路飞,每话不说一次“海贼王”都会让读者觉得别扭。
唯有山治,谈及梦想时既不说“世界”,也没有“第一”,在自己的篇章过去后,就很少将all blue挂在嘴边;甚至有很多次,他几乎已经放弃了自己的梦想——像在巴拉蒂,像现在,在BIG MOM的餐厅。
他就像个不称职的逐梦者,成为了高举着“梦想”旗号的海贼王中的异类,也自然而然的,成了黑子们的眼中钉,肉中刺。

他们斥责他的软弱,将他的实力无限的横向对比,最终得出结论——山治便成了一个胸无大志的累赘,一个花痴好色的浪荡子,一个“没有实力却性格蛮横”的讨厌鬼。
从“海贼”的角度看,这些指责也并非不无道理,只是他们早已经忘记,山治的目标,从来就不是成为一个真正的海贼。

在成为路飞的伙伴之前,他是个厨师;在那之后,他也依然如此。海贼王的宝座,世界第一的实力,从来都不是他所期许的东西。
他想要的从来都只是一片海,一片宽广的、汇集了天下所有鱼类的海,然后在那里做一个幸福的厨师,填饱重要的人的肚子。

与此同时,山治又是如此坚信那片海的存在,这一点反而削弱了他的执念——all blue始终存在于那里,如果自己去不了,也会有伙伴们替他找到。
所以他要做的,就是默默地站在伙伴们身后,成为“海贼王”的厨师;不动声色的守护每一个伙伴,让他们在宽广的大海上,也能享受最好的佳肴。
那便是一个“厨师”最大的荣耀。

并非不珍惜,而是太相信。
相信all blue一定存在,相信自己的伙伴一定能把他——也或许是他的遗迹——送到那片海上去。

而那些叫嚷着“实力”的人们,总是将自己想象中一个海贼该有的“品质”强加在他身上,一旦达不到他们的期望,便又产生一种奇异的失望——却不曾想过,身为厨师的山治,想要的,所追求的,究竟是什么。

世界上有很多战斗力强大的素食动物,能够轻易杀死诸如虎豹之类肉食性的捕猎者,却从不会因为不沾血气而受到指责。
只是不想,而不是不能。
小孩子都明白的事情,却有很多人依然不懂。

但我想山治如果真的存在,大概也不会对此有所介怀。

毕竟他是那么温柔的一个笨蛋。

只要说一句“饿了”,无论是什么样的恶人,都会得到厨师最好的招待。

*

感谢尾田没有把山治塑造成一个强大却扁平的存在,他身上存在着的诸多矛盾,却也是这个角色魅力的来源。

我相信真正喜欢他的人,能够看到他的强大与脆弱,看到他的睿智与无谋,看到他的温柔与暴躁,看到他的退让与成长。

让我们期待那一天吧。
期待他带着最美好的笑容,站在海贼王的身后,站在ALL BLUE的海边。


评论
热度(281)

© 專注一心 | Powered by LOFTER